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帮工及帮忙

发布时间:2012-12-20 14:18:29


 

中国社会是典型的熟人社会,义务帮工作为一种社会关系,在我国农村和城市都普遍存在。人们通过相互帮工,增进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倡导了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的良好社会风尚。义务帮工虽有其特殊之处,但义务帮工符合好意施惠的特征,因此义务帮工本质上是好意施惠,是指只提供劳务以作为为形式的积极行为,是一种特殊的受法律规范调整的好意施惠。义务帮工关系是一种事实合同关系,是不以对价的直接实现为结果的合同关系,是一种无需要约和承诺的“民间”合同。20107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没有对义务帮工作出规定,而是将义务帮工情形概括在第35条个人劳务关系。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互联网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社会性志愿者组织及个人突破了以熟人社会为小圈子的义务帮工,志愿者在义务提供劳动或服务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发生对他人的侵权损害或自身受到损害,这需要法律来及时调控。

帮工具有以下几个特征:一是自愿性。帮工活动存在两种不同情况。一种是被帮工人邀请帮工,另一种是帮工人主动帮工。不管是邀请帮工,还是主动帮工,帮工人必须是自愿的。二是无偿性。帮工又称为义务帮工,它的显著特征是无偿提供劳务。如果是有偿提供劳务,则不能认定为帮工。三是短期性。帮工活动一般是短期的,以时、日为计算期间,而非以年、月为计算期间。四是合法性。帮工活动是一项民事法律行为,该行为必须是合法的,不得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的利益。否则,不能认定为帮工。五是平等性。帮工人与被帮工人的地位是平等的。被帮工人与帮工人不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六是受益性。一般情况而言,被帮工人都是受益人,但被帮工人为他人代管财产而请求帮工时,实际受益人为财产的所有权人,而非被帮工人。七是帮亲助友性。帮工活动一般发生在亲朋好友之间,但路遇紧急和有求于被帮工人而参加帮忙的除外。这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善良风俗。八是直接性。帮工人与被帮工人形成的是直接的劳务关系,而非间接的劳务关系。

而帮工和帮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帮忙是指被帮工人劳务繁忙,或在工作、生活中存在某种困难时,帮工人被邀请或主动前往提供临时劳务,以减轻被帮工人的劳务负担,或帮助其克服某种困难。帮忙相比于帮工而言,更具有短期性和临时性。持续、稳定的帮忙即为帮工。值得注意的是,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前,其主观愿望是无偿地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以减轻被帮工人的劳务负担,或帮助被帮工人克服某种困难。被帮工人对帮工人的帮工活动应当是知情和认可的。如果“被帮工人”对“帮工人”从事的帮工活动既不知情,也不认可,则不能认定为帮工关系。劳务性不明显的帮忙行为不宜认定为义务帮工。具体阐述如下:

(二)     帮忙与帮工行为的定性

帮忙与帮工皆非法律概念。尤其是帮忙,纯属日常生活用语,指帮助别人做事或解决困难。根据德国民法理论,帮忙可以归于情谊行为的范畴,台湾学者称其为好意施惠关系或施惠关系,指当事人之间无意设定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而由当事人一方基于良好的道德风尚实施的使另一方受惠的关系,也可称为情谊行为。情谊行为与法律行为的本质区别在于:当事人有无意思表示。所谓意思表示,一般是指表意人将其期望发生某种法律效果的内心意思以一定方式表现于外部的行为。由于情谊行为一般无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因此,情谊行为不是法律行为,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搭便车到某地、车辆到站提醒、代为投递信件、请客吃饭等情谊行为都不受法律调整。根据德国民法学家梅迪库斯的观点,一项情谊行为,只有在给付者具有法律上受约束的意思时,才具有法律行为的性质。但是,在判断给付者是否具有受拘束的意思时,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际中,都有很大的难度。

帮工行为的含义,按照杨立新教授的观点,一般是指帮工人无偿、自愿、短期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并未为被帮工人明确拒绝而发生的社会关系。帮工具有合意性和无偿性。

有人依据帮工行为的合意性,结合《合同法》第二十六条对于承诺生效的规定,认为帮工就属于合同行为。本文认为,对于生活中的无偿帮工来说,这种看法可能是混淆了日常生活中的“合意”的含义和《合同法》的“合意”的含义。日常生活中的“合意”是指双方当事人意见的一致,在帮工关系中,仅指被帮工人未明确拒绝帮工人的帮工;《合同法》中的“合意”是指要约与承诺意思表示达成一致。两者的内涵截然不同。如果将无偿的帮工行为理解为合同行为,那么当出现帮工人由于一些事由未实行帮工行为时,被帮工人就可以基于合同,请求帮工人继续履行合同,否则其就要承担违约责任。这种法律后果,从权利义务的对等性来说,帮工人承担了过重的义务,对于帮工人来说,显失公平。因为事实上,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现象在我国的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农村,办理红白喜事、修建房屋、农忙抢种等事宜时,村民都有相互帮助的习惯。这些人在实施帮工行为时,主观上更多的是基于良好的道德风尚和善良风俗,其目的是为了增进彼此的感情和友谊,而并非要表达自己愿意受法律拘束的意思。因此,对于日常生活中的无偿帮工行为,不能从《合同法》上去解释。

从行为表现形态上看,帮工就是情谊行为中的一种,但是最高院的《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却规定了帮工人在帮工活动中侵权、被侵权以及其他原因遭受人身损害的责任承担,把帮工行为纳入法律的调整范围。所以,本文认为,帮工行为应该属于事实行为,即行为人不具有设立、变更或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的意图,但依照法律的规定能引起民事法律后果的行为。同属于社会生活共同肯定的道德行为,帮工行为和无因管理行为极为类似,两者都是对他人事务的管理或处理。区别在于帮工关系往往具有合意性,被帮工人对于帮工人的帮工行为一般事前就知晓,并不明确拒绝;而在无因管理关系中,本人事前并不知道管理人的对其事务的管理行为,常常是事后管理人将管理事务的事实通知本人,本人才知道管理人的管理行为。

(二) 责任承担

情谊行为虽然因行为人没有受法律拘束的意思而不具有法律拘束力,但是不能因此排除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台湾民法学者黄立认为,在施惠关系中,当事人虽无请求权,但是仍有类似契约上的忠诚及谨慎义务;不能排除契约以外的责任,在执行施惠行为时,如有侵权行为,仍应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出现侵权行为时,不能排除情谊行为实施人的侵权责任。如在搭便车的时候,因驾驶人的原因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搭乘者的人身损害,受害人有权要求驾驶人承担侵权责任。在帮工活动中,《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在被帮工人未明确拒绝帮工时,被帮工人因帮工人的侵权行为要承担替代责任和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

责任编辑:裴晶晶    

文章出处:保定市新市区人民法院审监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