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醉驾”与交通肇事区别联系及审判实践

  发布时间:2013-05-27 15:51:39


在社会生活中,交通肇事是一种常见的犯罪类型,人们并不陌生。但随着经济形势的不断发展,特别是私家汽车拥有量的急剧增长,使本来不堪重负的现有公路承载雪上加霜。尽管高速公路建设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普通公路的运载压力,却也因其自身建设设计标准要求,难免刺激司驾人员开快车、开猛车、开野车的侥幸心理,并逐渐养成一定的行为习惯,从而造成交通事故的多发与猛发。车速过快制动失灵,酒驾、神经麻痹违反交通规则到惨案发生,酒驾为其主要原因。不断发生的交通事故,成为威胁人们生命和财产安全的“马路杀手”。

为迅速改变道路交通运输紧张的状况,保障民生利益安全,全国人大顺应民意强烈要求,及时修改刑法,将醉驾纳入刑事打击范畴,成为一种新类型犯罪。

“醉驾”是刑法新订的危险驾驶罪的俗称。其犯罪构成特征是什么,与交通肇事罪有何异同和联系,审判实践如何把握?笔者试以分析和探讨,供交流参考。

一、关于“醉驾”的犯罪构成

从犯罪过程中的犯罪形态看,“醉驾”即危险驾驶罪当属行为犯范畴,即行为人实施了刑法分则所规定的行为,不论结果是否发生,即构成既遂。从该罪的概念而言,即行为人饮酒后处于酒醉状态而驾驶机动车辆上路的行为。饮酒、醉酒为其本质要素和构成条件。

从犯罪构成特征看,客观方面具有醉酒状态驾车行为,而且这种行为具有直接或间接地社会危害性。在危害结果上,一种状况是已经发生了危害结果(尚未达到交通肇事要求的程度),一种状况是尚未发生危害结果即被发现查获。

主观方面,行为人只能是故意,不存在过失。

二、关于“醉驾”与交通肇事区别联系

区别:

1、主观方面不同,“醉驾”由故意构成,交通肇事由过失构成。

2、客观方面不同,“醉驾”是行为人处于酒醉状态驾驶车辆的行为,而交通肇事则以危害后果为构成必要条件。

3、法律后果不同,“醉驾”量刑只限于拘役,而交通肇事则视其危害结果及犯罪情节分三个档次:一般情况: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肇事后逃逸或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4、适用的刑种不同,“醉驾”并处附加刑罚金,而交通肇事则无此项规定。

联系:从审判实践看,造成交通肇事的原因很多,情况比较复杂,有行为人原因,也有被害人原因,还有双方的原因。行为人原因中有技术性或车辆故障原因,也有因饮酒或醉酒造成种种意识障碍致使车祸发生。由于行为人饮酒后驾车造成车祸的比例迅速攀升,一些重大车祸也多与酒有关,特别是醉酒状态驾车,致使公民生命和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常常见诸媒体。这一现象引起国家立法机关高度重视,决定从立法上对饮酒、醉酒驾车行为予以有效遏制。

鉴于交通肇事行为多因“酒”致祸,如何有效遏制酒驾和杜绝醉驾就成为立法技术必须解决的问题。因此将酒驾中的醉驾单列出来,以危险驾驶罪命名,适用刑法予以调整,把尚未处于醉酒状态的一般酒驾纳入交通安全法调整,赋予公安交通部门履行职责,行使行政处罚权。既明确了侦查与审判机关的职责范围,又突出了打击的重点,因此,符合现实我国国情。

由于人与人体质不同,对酒的承受力因人而异,所以,必须明确醉驾与酒驾的执行标准,即80mg/100ml。大于或等于这个标准的为醉驾,小于这个标准的为酒驾。

三、关于处理醉驾案件需把握的几个问题

刑法修正案(八)第二十二条规定,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其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该条法律通俗地讲,即规定了两种情形:其一飙车,其二醉驾,二者均是危险驾驶醉所涉内容。从字面语意看,飙车行为入罪,规定了情节恶劣的特别条件,而醉驾行为入罪则无任何条件限制,这就说明立法对打击酒驾,制裁醉驾是不考虑其他构成条件的。只要是醉酒状态驾驶机动车辆上路行驶,就构成危险驾驶罪,适用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处罚。修正后的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包括两个罪状,即交通肇事与危险驾驶两个罪名。

由于醉驾行为系刑法新修正的内容,目前在司法实务界对审理案件在法律适用上有不同理解和意见。一种观点认为,刑法修正案对醉驾的规定是绝对性地,即只要认定醉驾事实存在,就构成入罪条件,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刑法分则是一般性具体规定,对具体行为定性仍受刑法总则约束和统领,对于醉驾情节显著轻微,无危害结果的,可不认为是犯罪。

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理由是:醉驾作为行为犯特殊形态,犯罪情节及后果不是该罪的本质构成条件。如果将醉驾无行为后果视为情节显著轻微,那么“不认为犯罪”这种自然地司法结论显然与立法严厉打击酒驾行为和设定危险驾驶罪的初衷相背。醉驾行为的犯罪情节,只能作为量刑轻重选择和适用缓刑的依据,而不能视为不认为犯罪的说辞。

由于“醉驾“较之一般犯罪具有特殊性,立法充分考虑其行为存在的各种因素,权衡独立设罪的必要性与交通肇事犯罪的区别,在技术上量刑程度及刑种适用较轻的处罚标准,与交通肇事并列为一条,也为两罪交叉重叠时重罪吸收轻罪,提供了方便条件。

在审判过程中,对具体的醉驾案件在定罪量刑时应把握以下几点:

1、醉驾行为被发现查获后,无犯罪后果发生,行为人认识态度好,悔改诚恳,虚办案人员的批评教育,充分认识行为严重危害性的,定罪,处较轻拘役并处较少罚金,可考虑适用缓刑。

2、行为人借酒劲出言不逊,态度买横,谩骂甚至威胁,殴打执法民警,情节恶劣的,定罪,处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拘役并处较重的罚金。

3、醉驾行为造成他人身体健康损害和其他财产损失的,定罪,处于较重的罚金。依照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求,判令其赔偿经济损失。

4、醉驾行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适用刑法第133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鉴于醉驾自身特性,侦查过程比较容易,证据数量有限,法定量刑仅为拘役,在审判过程中,可以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独任进行,并最大限度地当庭宣判,以提高办案效率和增强对高危驾驶人员的警示、预防作用。

责任编辑:裴晶晶    

文章出处:阜平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