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只图国徽照人心”——记保定市中级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李中治

发布时间:2011-04-18 10:35:56


通讯员 郭山 本报记者 刘彬

      曾有23载从军经历的他,自转业到地方后,骨子里依然有着钢铁般的坚强,光阴流转不改忠诚为党的信念,角色转变不减司法为民的执着。11年间,他共办结各类民事案件2300多件,没有一件申诉上访,没有一件发还改判;为调解纠纷,化解矛盾,他忘我工作,曾三次昏倒在审判桌前,落下了“悬命法官”的绰号。他,就是“全省优秀法官”、保定市中级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李中治。

 坚定的信念,为民的情结,使他成为老百姓眼中值得信赖的好法官

    “调撤结案比判决结案要难得多,累得多,但效果要好得多,也才算把案子真正办完结。”“真能调成一个案子,让双方当事人口服心服,了事息诉,就是天天请他们吃饭咱也情愿!”李中治用最朴实、最真实的语言,诠释着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坚强信念。11年来,他始终坚持崇高理想,不懈追求公平正义,所办的2300多件案件中,没有一件申诉上访,没有一件发还改判,赢得了人民群众的广泛信赖。

       凭着锲而不舍的工作精神和真情大爱的司法情怀,再复杂、再棘手的案件,李中治总能妙手回春、促成和解。2008年底,在审理39名工人诉某房地产公司拖欠工资和保险金纠纷案中,李中治先做39名工人代表的工作,然后又做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工作,给他们讲法律规定,讲公司声誉,讲政治影响,最后终使房地产公司作出很大让步,与39名工人代表达成调解协议。为了算清每一个工人的每笔账,李中治加班加点,利用一周时间,把39个案子全部调解结案,为此工人们给法院送来了锦旗和表扬信。20094月,民二庭受理了32件劳动争议案,32名被辞退的农电工要求容城县供电公司续定合同,补偿工资。这些案子人数多,法律关系复杂,政策性强,类似被辞退的农电工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很多,周边县市的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案子的进展。这些案子,李中治并没有主办,但他在此前曾办理过一起容城县电力公司与两名被辞退人员的类似案子,对案情和双方当事人的情况都比较了解。于是他主动与庭长商量办法,积极帮主办法官做调解工作,并多次找双方当事人协商,最后使17件案子撤了诉,其他15件案子在判决后当事人也都服判息诉。

       在审理一起因饲养的狗在自家院内将邻居家的孩子咬伤的案子中,面对双方当事人都坚决不愿意调解这一情况,李中治仍不放弃调解机会。庭审结束后,他又连续三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最终双方当事人被他的真心、诚心和耐心所感动,达成调解协议。他们握着李中治的手,感慨地说:“其实以前我们两家关系很好,都是斗气闹的,多亏李庭长为我们两家的事操这么多心,否则搞不好就成世仇了!”看着双方当事人高高兴兴地从法院走出去,李中治对合议庭同志们说:“这就是咱们法官追求的最佳办案效果,这就是咱们最大的成绩!”

       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仅仅需要精通法律知识,更需要对事物本来面目的执着追求。家住曲阳县产德乡沟里村的一位九岁多的小女孩,在家门口被人撞伤。小女孩起诉到法院,但肇事者主张与己无关,是小女孩摔倒在石头上撞伤的。开庭时,看到小女孩胸部缠着绷带,不能坐着只能站着,眼含热泪哽咽着诉说事情经过,50多岁的李中治眼睛湿润了。由于小女孩一方无法提供充分证据,如果判决很有可能会败诉。庭审结束后,李中治对合议庭的同志说,无论多大的困难,我们也要为小女孩争取更多的利益。他不顾身体疲劳,带领合议庭成员驱车100多公里到曲阳县的深山村勘察现场、寻找证人,并邀请村干部和双方亲戚、证人到场参与调解,最终使车主认错并拿出合理的赔偿金。

 娴熟的审判技能,严谨的工作作风,使他成为保定法院系统的一面旗帜

    “还是来当我们合议庭的审判长吧,就跟我们开开庭、把把关,我们心里就有主心骨。”这既是业务庭同志们的心里话,更是对李中治娴熟审判技能的充分认可。

 娴熟的审判技能,来源于李中治刻苦钻研、持之以恒的学习精神。从部队团政委到转业到地方当法官,简直就是隔行如隔山。面对浩如烟海的法学原理和法律条文,已进入不惑之年的李中治一切从零开始,天天捧着法律辅导书“啃”。特别是在准备全国初任法官资格考试中,为不耽误工作,他每天只让自己睡上三四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1999年,他以高出合格分数线30多分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资格考试。据了解,当年在保定市法院系统工作的120多名转业干部中,仅有二人获此资格,李中治这个自嘲为保定法院建院史上最年长的书记员让大家挑起了大拇指。

一个法律“门外汉”很快成为办案骨干和业务尖子,凭的是军人永不服输的那股韧劲,靠的是法官精益求精的办案精神。在审理一起因触电导致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李中治对案卷中所附几十张照片上显示房屋内电用小闸刀所用什么型号保险丝、电线连接处是两个或三个线头,甚至是用什么胶布粘上的等极细小的环节都一一询问,对城镇用电和农村用电的标准、电流使用术语及国务院部委、省市安全用电的各种规定,更是了如指掌。庭审结束后,供电公司工程师临走时连声说:“没想到,没想到法官对电力专业这么精通,今后对法官更要高看一眼,更要加深认识。”双方代理律师也一再感叹:“以前对李庭长审理案件总是听说,今天开庭算是长了见识。”

2000年开始办案以来,李中治每年结案数和结案率在全院都名列前茅。不仅如此,2003年他审理的存单纠纷案件,被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组制成专题片报道;2005年他审理的拖欠工人工资的案件,被保定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的观摩评审团评为惟一的精品案件。此外,李中治还多次被河北大学邀请,为法律专业的学生授课。

“李中治对工作认真严谨的态度,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这是合议庭同志们的共同心声。在李中治的工作日程表中,每天不是开庭,就是组织当事人交换证据、调解,或者是主持讨论案件,即使是双休日,他也经常到单位加班。合议庭成员王明生说:“我们合议庭每年办案都在300件以上,李中治都会要求我们提前把每件案子的原审判决给他,让他先把案件吃透。合议庭合议案件时,他甚至比主办人还要了解案件事实。他对每一案件都认真负责,审批文书更是严格把关,每一个错字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放过。”

 由于常年累月的超负荷运转,使李中治过度地透支了精力和体力,积劳成疾。2004年、2007年,他两次因患脑血栓,昏倒在庭审现场。200997日下午,在一次庭审过程中,因旧病复发,李中治又昏倒在审判桌上,当即被送到医院抢救。

“庭前我看到李庭长脸色苍白,我很担心,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说没事,先开庭。庭审进行中,我看到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滴落。李庭长怕我分神,从容地对我说:没事,别管我,接着问。后来才得知,李庭长在庭前就一直感觉不舒服,但为了不耽误工作,他强忍着痛苦。庭审中,他已经感觉到不适了,当时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但就是这样,李庭长也没有吭一声。”每当谈及此事,合议庭成员欧阳正丽眼睛就会湿润。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李中治在医院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把合议庭的成员叫到病房来商议案子。对此,医生劝阻他说:“你现在已是多发性脑梗死,已经很难彻底康复了,千万不能再用脑过度,过度劳累,否则再犯后果不堪设想。”但李中治不为所动,他向医生解释说,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病情耽误了群众的案子。就这样,李中治一边输液,一边与同事合议案件,在医院度过了特殊的30天。

 出院后,身体稍有好转,李中治又想起手头的案子,背着家人偷偷来到单位,把剩余的案子如期办结。其间,他还帮助庭里其他同志干一些零零碎碎的辅助性工作,如传唤、送达、订卷、退卷等等。

年近80岁的老母亲看李中治这样玩命,含着眼泪对他说:“儿啊,你千万不能倒下呀,我还得靠你养活靠你伺候呢,你躺下了,我还怎么活呀,为了娘你也不能再累着,再犯病了。”和李中治一起参加工作、现在大部分已退居二线的战友和老乡们也劝导他说:“你们两口子都拿着副处级工资,女儿也是公务员,不愁吃不愁喝的,别在为工作上的事拼命了,如果病倒了,钱再多还有什么用啊!”是呀,是该好好休息了!李中治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庭里案子数量多,办案人员少,使得对办案上瘾的他又重新当起了审判长:“作为审判长,我不能袖手旁观,我没理由去休息,我必须和我的同志们并肩作战,同履使命。”

 因为审判任务重,案件多,休息时间少,加上身体虚弱,李中治感到体力越来越差。家人说:这样下去,肯定会病倒的。实际上,李中治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过度的劳累,肯定会缩短生命的长度,增加生命的病苦,但同时却会增加生命的厚度,增添生命的光彩。但李中治选择了后者,因为在他看来,责任比身体更重要。“既然选择了法官这个职业,就是选择了奉献,我无怨无悔。要问我带病办案图的什么?不图表扬,不图职务,不图加薪,只图国徽照人心!”这就是李中治这位50多岁老军人、老法官、老党员的心声。

    高尚的思想情操,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支撑着他拖着病体,忘我工作。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河北法制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