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盗窃案件罪数中的新问题

  发布时间:2011-05-04 16:42:14


 

    罪数,就是犯罪行为的单复或个数,即一罪与数罪的犯罪个数。司法实践中,大多数犯罪的单复数比较容易区分,但也存在少数犯罪,例如,一行为触犯两个罪名,到底是一罪还是数罪?在这种情况下区分一罪与数罪就比较复杂。我国刑法总则仅规定了数罪并罚,对于如何区分一罪还是数罪未作规定。

数罪又有并罚数罪与非并罚数罪的形态。并罚数罪,指基于数个罪过,实施数个行为,构成数个独立的犯罪,依照法律应当实行并罚的数罪形态。这主要有异种罪和同种罪中已裁断罪行和遗漏罪行。非并罚数罪,是指异种数罪因特定情由不需并罚,或同种数罪缺乏并罚条件,只按一罪处罚的数罪形态。如异种数罪中的结合犯,牵连犯,吸收犯等等。同种数罪在判决时没有遗漏罪行,或者虽有遗漏罪行,但原判刑罚已经执行完毕的,均不能实行并罚。

我们知道,罪数的类型和个体形态很多。因而,在一个案件中,往往同时出现若干罪数形态并存的情况。如行为人实施了一次单纯的盗窃、又实施一次盗窃的想象竞合;或者实施一次单纯的盗窃,又实施了一次盗窃的法规竞合;或者一次属于盗窃的想象竞合,一次属于盗窃的法规竞合;或者单纯一罪与法规竞合、想象竞合多种形态同时并存,等等。对这种在一个案件中同时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诸种罪数形态的犯罪,应如何定罪?在刑法理论上,尚是一个无人研究的新问题。而这一问题又是与司法实践关系十分密切的常见问题,迫切需要进行认真研究和解决。为此,笔者在审判实践中遇到一个新问题,以期得到司法界的重视。

既甲、乙两个行为人第一次共同盗窃他人机动车一辆价值60000元(800元为数额较大、10000元为数额巨大、50000元为数额特别巨大),属于单纯盗窃;第二次又共同盗拆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价值45000元,危及公共安全,但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第三次行为人甲单独盗拆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价值6000元,危及公共安全,但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甲、乙的第二次盗拆电力设备行为触犯了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两个罪名,属于想象竞合犯。这就是一个单纯盗窃和一个想象竞合并存的案例。甲、乙实施数个行为,构成数个独立的犯罪,依照法律应当实行并罪的数罪形态。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和 第一百一十八条 “破坏电力、燃气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设备,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

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项“盗窃使用中的电力设备,同时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的,择一重罪处罚。”及《关于审理破坏电力设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盗窃电力设备,危害公共安全,但不构成盗窃罪的,以破坏电力设备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电力设备罪的,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对于甲的行为,其盗拆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价值共计51000元,已达到数额特别巨大,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故应按盗窃罪定罪处罚。如上所述会出现这样一个结果,甲的行为属于同种数罪,只按一罪处罚,而乙的行为属于数个独立的犯罪,应当实行数罪并罚。此案在基层法院审理,甲将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是被判处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乙将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是数罪并罚后被判处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也就是说在共同犯罪中可能会造成实施犯罪行为少却要承担较重的刑事处罚的结果。同一犯罪行为却是双重标准,也严重背离了刑法规定的罪刑相适应和适用刑法人人平等的原则。

还有一点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是“择一重罪处罚。”,而《关于审理破坏电力设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是“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有人的观点则认为,“依照刑法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就是如果定一罪处罚较重就定一罪进行处罚,如果定数罪并罚后处罚较重就按数罪定罪进行处罚。两个司法解释是否有冲突?对司法解释如何选择如何适用?笔者期待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细化的规定。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满城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