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简易程序在基层法院民事审判实践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2011-05-04 17:07:45


 

    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有量多、面广、相对简易的特点。法院系统受理的民事案件的绝大部分又是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结的,从婚姻家庭到邻里纠纷,从劳动争议到企业破产,社会生活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矛盾关系都很大程度依赖于民事审判来调整。而基层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又以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案件居多。因此,基层人民法院如何有效地运用简易程序实现对简易民事案件的“简易审”,并使之与“有效率的司法公正”这一审判价值标准相符合,已成为民事审判工作现实的迫切需要。

为此,基层法院首先必须大量地、大胆地运用简易程序审理简易民事案件。这是由基层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的特点决定的,也是目前在民事诉讼案件数量剧增的情况下提高民事审判工作效率的必然要求。其次基层法院在运用简易程序审理简易民事案件的过程中应多加探讨并逐步完善和发展运用简易程序的具体方法和途径。简易程序的适用,应当注意做到“三个统一”、“两个结合”、“两个灵活”。

一是“三个统一”

运用简易程序应与立案环节相统一。立案环节是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第一道关口,其职责是对收到的起诉材料进行全面审查,并决定是否立案。立案庭通过对起诉材料的审查和向起诉人了解相关案情,对符合立案条件的民事案件是否简易,是否便于送达,可否适用简易程序便有了大概的认识和了解。如立案庭认为案件简易,当事人各方又易送达的,宜即将该案移交有关人员按简易程序确定案件承办人并进行预备庭排期,排期后应立即送达。送达时如当事人有即时到庭条件的,应不受预备庭排期期限的限制,可传唤当事人即时到庭。传唤当事人即时到庭的,送达人员应在送达后立即把案卷转交案件承办人,承办人接卷后即可马上对该案按简易程序进行审理。                

运用简易程序应与召开预备庭相统一。预备庭制度的制定与实施,是民事诉讼程序进一步科学化和规范化的标志之一,其主要功能是在案件承办人的主持下,当事人各方对与案件有关的证据进行展示和交换,并由法院对展示和交换的证据质证后进行必要的固定。预备庭的排期不受十五天答辩期的限制。以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因其简易,在固定相关证据后,承办人可以径行予以调解。调解不成的,可以直接转入简易庭审程序进行审理。案件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应当庭予以判决。这是与以普通程序审理的民事案件召开的预备庭的重大区别。

运用简易程序必须与调解相统一。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依法对民事案件进行调解,是我国民事审判工作多年来摸索出来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我国民事审判工作的重要特色,其对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减少当事人的讼累,减轻法院的工作压力,提高工作效率曾起到非常良好的作用。但在近年来的民事审判工作中,因片面追求法院居中裁判角色的公正,使曾经对民事审判工作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调解工作削弱了。调解率下降了,判决率上升了。承办人员耐心对当事人做说服工作的少了,当事人的怨气多了。当事人服判的少了,上诉的多了。事实上,上诉案件的增多,显然也客观地增加了上级法院审理上诉案件的工作压力。因此,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衡量,调解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简易案件本身事实比较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当事人争议又不大,因此更适于做说服调解工作,调解的优越性也更易发挥出来。简易程序的调解应采取灵活多变的方式来进行。既可以在庭前调解,也可以在庭审过程中和庭审结束后进行调解;既可以对当事人同时进行调解,也可以单独进行说服工作。总之,只要当事人自愿,所有以简易程序审理的民事案件都宜大力倡导依法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再行判决。调解是我国民事审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以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之一。

二是“两个结合”

运用简易程序应与审判监督环节相结合。随着审判监督庭职能由重实体监督转向侧重于程序监督,程序公正的实现和办案效率的提高便有了监督上的保障。设立简易程序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提高办案效率。由于各类案件性质的不同,加上不同审判人员的性格、业务素质、审判风格等等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因此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时很难保证不出现任何偏差,而偏差一旦出现必然会一定程度地影响公正和效率的实现。因此,审判监督庭的监督职能有必要延伸到简易程序的各个环节,使可能出现和正在出现的偏差能够得到及时发现而加以避免,或者发现已经出现的偏差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通过监督予以纠正。不走弯路或者尽可能少走弯路的简易程序的民事审判才是公正和有效率的民事审判。

运用简易程序应适当地与执行环节相结合。对于那些当事人愿自动履行给付义务及其它义务的民事案件,或者义务人有履行相关义务的迹象,经案件承办人劝解、说服,义务人表示愿自动履行的民事案件,承办人员应不失时机地为各方办理履行手续,及时执结,做到简洁、利落,不留后患。对即时执结的民事案件,只需制作执结笔录,而不必制作正式的法律文书。

三是“两个灵活”

简易程序的送达方式宜灵活化。简易程序,重在简易,因此以简易程序审理的民事案件的送达无需拘泥于书面直接送达方式的窠臼。只要当事人能签收,由谁送达和怎样送达均不重要。法院可以直接送达,也可以委托当事人的单位或委托当事人的亲朋好友及邻居送达,还可以口头或电话通知当事人到法院来领取相关的诉讼文书,等等。传唤当事人到庭的方式则更宜灵活、机动、简便。

简易程序的庭审应灵活而又简洁,不宜受普通庭审程序相关条款过多的束缚和限制。为保证庭审程序的公正,《民诉法》对普通程序的庭审作了严格的规范和限制。但简易民事案件因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又不大,其庭审如仍按部就班地按照普通程序的框框来进行,则既繁琐冗长、浪费时间,又增加当事人的讼累,甚至会引发当事人的反感,认为事实比较清楚的民事纠纷,何须反反复复地颠来倒去?简易程序的庭审调查和辩论阶段可以独立进行,也可以交叉进行,非常简易的案件甚至可以不进行庭审辩论。庭审中如遇当事人虽然认可,但又彼此强调客观理由的事实,案件承办人应及时加以认定,同时制止当事人的互相纠缠。凡经庭审认为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民事案件,确实不能调解的,应及时作出判决,而不能久调不决,影响审判效率。

基层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方法较多,路子也较宽、较广,宜在具体的审判实践中不断地加以完善和发展,完善和发展后再将其加以规范与完整。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博野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