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官应该树立怎样的思维方式

  发布时间:2011-05-05 11:22:35


 

    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时期,社会结构逐步更新、利益关系大幅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各种社会矛盾和利益冲突逐渐增多。大量的复杂的利益冲突要通过司法裁判的方式解决,而价值观念的多元化与司法裁判的一元化的冲突又影响对司法公正的最终判断,法院审理案件的难度越来越大、数量越来越多。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怎样紧紧把握社会主义特色司法事业的发展规律,努力做到与经济基础相适应,与上层建筑相协调,自觉把法院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全局,实现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协同发展,实现法院政治性、人民性、法律性的高度统一。在个案中,法官应该树立怎样的思维方式,这是摆在每一个法官面前的严峻课题。

法院在司法过程中,就同一事实往往可以得出多个结论,而且其中的每一种结论都是合法的,但法官优先选择哪一种呢?这就要求法院权衡各种利益之后,再得出结论。有的人认为,在办案过程中,只要遵循了法律,就不必过多地考虑社会效果,甚至认为,即使收不到好的社会效果,也是由于法律本身存在冲突,应该由立法者负责,法官不必为此承担责任。事实上,这种观念是非常片面的。每一部法律、每一个条文,都涵盖着它的内在理念,在审判活动中,法官当然要严格适用法律,但这种适用不是机械地适用,而是能动地适用,应该实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这既是法律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其中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矩可循,但也并不是法官主观偏爱或厌恶的产物,我感到,起码应该在以下意识指导下进行。

一、“服务大局”的意识。服务大局是法院工作的重大政治责任,也是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重要内容。法官应切实转变“就案办案、机械司法”的观念,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促进社会和谐,确保大局稳定。转变“被动服务、消极司法”的观念,保持高度的政治敏锐性,提高政策执行力。转变“重裁判、轻调解”的观念,坚持调解优先的原则,采取教育、协调、疏导等多种办法,化解社会矛盾纠纷。转变机械、教条的思维观,要“走出法院看法院,脱离案件看案件”,坚持多角度、多层次、多方位观察、分析、解决问题。如有些劳动争议等案件,案件一方当事人往往人数众多,或者其中一人提起诉讼,背后还有众多等待观望者,稍有处理不慎,便会引起连锁反应。还有些群体性纠纷案件、具有政治敏感度的案件或者社会反响强烈案件,不能简单下判。在处理这类案件时,法官的占位要高,要有敏感性,既要深入案件审案件,把案件办准确、无瑕疵,又要脱离案件看案件,客观分析影响案件的各种因素、社会承受力,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结合点,决不能“审理一案,混乱一片”。

二、“保护弱势群体”的意识。法律的功能在于通过审判救济填补损失。法官应当尽量寻找能够支持受害人的法律。法院不是“万能的上帝”,不可能尽善尽美地解决所有问题,永远不会让所有人满意。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最大可能保护弱者利益。比如在劳动法领域,体现在偏重使用者一方,还是偏重劳动者一方;对企业环境污染来说,是偏重于企业,还是偏重受污染者;对房屋租赁来说,是偏重出租方,还是偏重承租方;对商家与消费者来说,是偏重于商家,还是偏重于消费者;对于医院与患者来说,是偏重于医院,还是偏重于患者等等,根据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基本内涵,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倾向后者。

三、“定纷止争”的意识。对于每一起案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解决纠纷,还是如何适用法律?当然,很多人并不主张把二者剥离开来,认为这不过是观察角度的不同。但是,不同的角度,恰恰意味着理念上的重大区别。无论哪种纠纷,实质都是利益冲突,这种利益冲突,很多并不属于根本的冲突,但由于我们的社会正处于改革的特殊阶段,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在一起,即使是一些小的利益冲突,处理不好,也会成为引发连锁反应的导火索,演变为大的冲突。对于具体的案件,依法裁判了,从程序上看结案了,实际上,诉讼上的结案,并不代表纠纷已经真正解决,要达到真正解决纠纷的目的,对于可以调解的矛盾,不是动辄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而是引导双方妥协,理性地处分自己的利益。特别是对有上访倾向的案件,宁愿多花点时间也要达成和解。例如在赡养、继承等纠纷的处理中,受农村社会传统的“养儿防老”、“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思想影响,严格依法判决子女平等享有继承权或承担赡养义务因与农村实际不符,而难以得到当事人双方认同,以致不能实现预期的正义、秩序等价值追求;同时,在一些亲属、邻里纠纷中,单纯的刚性的依法裁判也很可能引发亲人反目、邻里结仇,导致案虽结,但事未了,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相处埋下隐患。

四、“以人为本”的意识。我们常说法网无情,但这并不等于说司法无情。在司法活动中,要从细微处体现对人的尊重和关怀。特别是理清公民权利与司法权之间的对应关系,对于公民来说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都是可以做的;而对于司法者来说,只要法律没有规定的,都是不能做的,进而养成崇尚法律、尊重人权、司法文明的社会主义理念,自觉克服态度粗蛮、方法简单、居高临下的做法,以人道的、人性化的方式司法,体现法治的人文精神和司法的人文关怀。同时,注意以整个法律秩序和群众多年形成的社会秩序的稳定为基础,辩证法律制度中的基本原则、党和国家的基本政策等多方面的因素,来得出合乎正义和理性的结论。

五、“协调联动”的意识。在很多情况下,一些纠纷既是法律问题,又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如果单纯地给上访人念法律条文,尽管所念的条文很正确,恐怕也难以产生良好的效果。比如在执行案件中,占地企业部分依靠出让,部分租赁农民的集体土地获得土地使用权,之后占地企业将全部土地办理了出让土地使用证,又用土地证抵押贷款,同时在土地上进行了规模建筑。案件涉及所有权、抵押债权、建筑工程优先权、国家出让金、税金等问题,如果机械执法,有可能诱发各种矛盾,引起上访。所以,法官在处理这些矛盾时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坚决摒弃孤立办案的错误思想,在党委的领导下,积极协调各方,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法律的刚性和政策的柔性完美地结合起来,妥善化解矛盾。

如果说审判、执行是一种艺术的话,那么很大程度上,法官的思维方式是决定“艺术品”完美与否的关键。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进行法律思维,这是法律的本质和内涵对法官提出的历史课题和时代要求。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中院纪检组、监察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