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强化审判管理 搞好诉调对接

  发布时间:2011-05-11 10:40:02


 《人民调解法》于201111正式实施,这是国家民主法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该法的出台,对于完善人民调解制度,规范人民调解活动,及时解决民间纠纷,缓解司法审判压力,健全“三位一体”调解体系,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深远而重大的历史意义。因此,学习好,宣传好,落实好人民调解法,不仅是推进民主法治建设的形势需要,而且是审判机关加强审判管理,实现诉调对接的一项具体工作任务。

一、 人民调解与司法审判关系更明确更密切

《人民调解法》第10条规定,县级司法行政部门应当对本行政区域内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设立情况进行统计,并且将人民调解委员会以及人员组成和调整情况及时通报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这一规定从立法上确立了人民调解与司法审判之间的关系,强化和突出了二者管理上的相互联系性。

    这一联系性直接反映在工作实践上,有以下四个特征:一是明确调解协议的法律地位。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二是明确调解协议的执行力。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当对调解协议的履行情况进行监督,督促当事人履行约定的义务。监督与督促的过程,实质上也是对调解协议的执行过程,只不过这种执行是以道德、伦理、世俗以及心理的催促,不具有法院司法裁判文书那样的强制执行力。三是明确对调解协议可予司法确认的请求权。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双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的,可以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共同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对调解协议进行审查,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四是明确调解协议司法确认肯定后的强制执行权。规定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不全部履行调解协议的,对方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这一规定进一步加强了人民调解与司法审判的联系性,相应地增强了调解协议的法律约束力。

二、 审判管理中诉调对接的具体把握与操作

诉调对接由工作机制创新上升为法律形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进步与发展。人民调解法虽未使用诉调对接这一名词概念,但从立法精神和条款设计看,已完全寓于其中。近年来,各地法院联系本地社会实际,积极创新诉调对接审判工作机制和方法,丰富“三位一体”调解体系,卓有成效地开展了各项审判工作。然而由于发展不平衡,诉调对接仍处于摸索、试点与总结阶段,呈“各自为政”状态,并未实质性地统一纳入审判管理重要内容。人民调解法的出台,无疑使诉调对接以法律形式规定下来,呈现在人民法院面前,为拓展审判管理空间范围提供了法律依据。

 

    同时,人们调解法的实施,给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管理提出新要求。审判工作如何与之相适应?笔者认为需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1、加强司法管理,做好充分准备。一是及时掌握辖区人民调解委员会的组织建制情况,如人员、数量,各业务庭要有详细登记备案。二是加强与人民调解组织的沟通,广泛取得联系,全面了解和掌握所辖区域社会治安、群众矛盾纠纷状况,以便有的放矢,做好防范及化解工作。三是加强与行政执法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的日常联系,搞好综合治理。共同分析群众矛盾纠纷、行政争议的新特点、新情况、新问题,做好重点区域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等稳控工作。人民法院虽无培训基层调解组织的法定职能,但协助指导作用是不可缺少的。

2、设立司法立案调解前置程序。立案法官要充分做好法律诠释工作,本着向群众负责和节约原则,对符合人民调解法第18条规定情形的,尽量说服当事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对于当事人有正当理由,不同意调解委员会调解而坚持起诉的,则依法审查决定是否立案。

3、关于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提请主体。人民调解法第33条第一款规定,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双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的,可以自调解协议生效后30日内共同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对调解协议进行审查,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本条款执行中需把握两点:一是提请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主体是当事人双方,且是共同行为。二是提请的时限为30日。超过这个期限,人民法院一般不单独对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立案。

对于法定期限内一方当事人提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如何办?法律无明确规定。实践中可采取两种办法处理:一是由法院发出通知(不能用传票),通知对方当事人按规定时间到法院接受询问。双方同意的,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二是若另一方不同意或不到庭的,告知申请方撤回提请或不予受理。

特殊情况下,对于超过法定期限双方当事人共同向法院提请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如何办?鉴于法律规定比较松动灵活,适用的是“可以”而不是“应当”,时间要求不严,不是硬性规定,绝对性较弱,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亦应当进行司法确认。

4、关于确认调解协议效力司法文书制作规范。提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系双方当事人共同意思表示,请求和标的是共同的。这一请求因不具有程序意义确认之诉的性质,所以,这类司法文书制作必定不同于一般诉讼活动裁判文书的格式要求。笔者认为这类司法文书应由三大部分构成:第一部分为受诉法院、司法文书名称及案号,其名称为调解协议确认书。第二部分为提请主体、简要纠纷事实、调解协议内容。第三部分为审查确认理由及结果、办案法官与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应就此类法律文书制作具体格式标准作出规定。

    由于调解协议系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是充分行使处分权的结果,人民法院审查该协议效力时,重点应放在协议的合法性审查上。但是,如果调解协议形成过程中,具有逼迫、威胁、压制等情形而显失公平,或违反法律规定签订协议,损害国家和公众利益的,则认定该协议无效。并告知当事人可以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变更原协议内容或重新达成新的协议,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对调解协议效力的司法确认,结果无论是有效还是无效,都是终局性结论,具有司法终审效力,当事人不得就法院的确认提起上诉。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阜平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