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军婚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5-09-17 10:29:24


【摘 要】由于军人职业具有特殊性,其所处的环境、承受的压力以及生活的条件均不同于普通人,自20世纪以来,对军婚实行特殊保护就已成为我国的一项立法传统。早在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和共产党就颁布了一系列保护军人婚姻的法律法规。新中国成立后,也颁布了保护军婚的法律法规。但是,对军人婚姻、军人给予特殊保护,却在某种程度上削减了军人配偶的权利,如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在本条中军人的意思表示对婚姻的解除与否起决定性作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其配偶的婚姻自由权,所以对军婚的保护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如将其修改为“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军人不同意离婚时,应教育其配偶珍惜与军人的夫妻关系,尽量调解和好。对夫妻感情已经破裂,经过做和好工作无效,确实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的,应通过军人所在部队团以上的政治机关,做好军人的思想工作,准予离婚。”这样在保护军人的同时也兼顾了其配偶的权利。

【关键词】军婚 保护 配偶 权利 法律 完善

【目 录】

一、军婚的含义

二、对军婚特别保护的法律的历史演进

三、当前对军婚特别保护法律中存在的问题

四、完善对军婚特别保护的法律的思考

军队是定国安邦的中流砥柱,是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的重要保障,军婚保护制度对于部队战斗力的提高、政权的稳固和国家的稳定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我国对军婚保护的形势不容乐观,影响军人婚姻关系的因素在不断增多,尤其是近年来公民思想观念的开放,使军人婚姻关系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我国法律对于军婚的保护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从国内革命、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建国初期,我国军婚保护制度从萌芽不断发展、成熟,对于军婚保护的规定也不断进行改善。我国的法制建设仍然在路上,对于军婚问题的规定,仍需要不断的完善。

一、军婚的含义

(一)军婚的含义

军婚是指现役军人与非现役军人、现役军人与现役军人之间的婚姻。

(二)现役军人的内涵与外延

1、内涵

在我国,现役军人是指正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服现役、具有现役军籍,尚未退伍、转业、复员的军人。

2、外延包括现役军官、现役士兵、文职干部、具有军籍的学员、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现役警官、文职干部、士兵和具有军籍的学员。不包括转业军人、复员退伍军人、残废军人、人民警察、以及在军事部门、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中工作但没有军籍的工作人员。

二、对军婚特别保护的法律的历史演进

(一)新中国成立前对军婚特别保护的历史发展状况

1.发展过程

军婚保护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特定的历史背景促使一系列保护军婚的规定相继兴起。如193111月公布的《中国工农红军优待条例》第一次规定军人同意为离婚要件:“凡红军在服务期间,其妻离婚,必先得本人同意,如未得同意,政府得禁止之。”193448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法》综合吸收了上述内容:“红军战士之妻要求离婚,须得其夫同意。”

抗日战争中也颁布了专门的关于军婚的法规,如1939的《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1941年的《晋察冀边区婚姻条例草案》、1943年的《陕甘宁边区抗属离婚处理办法》和《山东省保护抗日军人婚姻暂行条例》将有关内容写进婚姻法。

2.当时历史条件下对军婚进行保护的原因

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社会动荡不安,国家和人民需要军人的保护,维护军队稳定,提高军人战斗力,激发他们保家卫国的热情是十分必要的,此时,军人的生活条件和作战条件都十分艰苦,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对军婚进行保护势在必行。

(二)新中国成立后对军人离婚特别保护的发展状况

1.发展过程

11950年颁布的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革命军人与家庭两年无通讯关系,其配偶要求离婚,得准予离婚。”

21980年《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该规定限制了非军人一方的离婚请求权和现役军人配偶的离婚胜诉权。

3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提出离婚,应按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进行审理。军人不同意离婚时,应教育原告珍惜与军人的夫妻关系,尽量调解和好或判决不准离婚。对夫妻感情已经破裂,经过做和好工作无效,确实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的,应通过军人所在部队团以上的政治机关,做好军人的思想工作,准予离婚。”

42001年《婚姻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

2.与新中国成立前对军婚保护的比较

与新中国成立前对军婚的保护制度相比,空间范围有所扩大,保护范围和力度稍有减小。

新中国成立前对军婚进行保护主要是针对革命根据地的军人,现在扩大到了全国范围内,法律规定也由原来的“须得军人同意”到如今的“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

(三)破坏军婚罪写入刑法

破坏军人婚姻家庭的行为,是影响军队稳定,削弱部队战斗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我国立法机关对军人的婚姻除在《婚姻法》中有特别的规定外,还在刑法中作出“破坏军婚罪”的专条规定,这为巩固国防,增强部队战斗力,消除军人的后顾之忧起到了重要作用。

三、当前对军婚特别保护法律中存在的问题

(一)对新婚姻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解读

我国现行《婚姻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

1.本条适用的主体

该条规定适用的主体是现役军人和现役军人的配偶。

2.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内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三条规定,“婚姻法第三十三条所称的‘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可以依据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前三项规定及军人有其他重大过错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予以判断。”即(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3.不适用本条规定的两类军人离婚案件

1)夫妻双方都是现役军人的不是该条调整的对象。

2)现役军人主动向非军人提出离婚的,不适用本条规定。

()存在的问题

1.对军婚特殊保护有违平等性

我国宪法第33条第2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虽然,在我国的立法中,对于特殊群体的保护,也是有先例的,但其主要是针对妇、老、幼、残,从这些特殊群体保护看,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处于相对弱势,即:女性相对于男性,老人相对于壮年,青少幼年相对于成年人,残疾人相对于正常人。通过立法对弱势群体给予特别保护,是实现社会实质性公平的基本保证。所以现在有两个问题需要思考:首先,军人是不是弱势群体。其次,我国其他的弱势群体在诉讼过程中,有没有出于主观方面的特权 。

《婚姻法》第33条其实隐含着以下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离婚方式为诉讼离婚。诉讼离婚通常发生在夫妻双方无法就离婚达成一致意见的时候。因此,如果现役军人的配偶起诉离婚,就表示军人是不同意离婚的。此处再规定“须得军人同意”不合常理。如果理解为军人配偶提起离婚诉讼要征得军人同意,那么军人配偶的起诉权就受到了限制。军人的同意与否,对于离婚诉讼的结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军人同意”就暗示军人的主观意思对于离婚诉讼的结果有直接的影响。如果是军人本人提出离婚,法律就没有任何限制。然而,军人本人提出离婚和其配偶提出离婚,本质是一样的。

第二、最终判决的依据需要定位于军人的主观意思表示,即本应作为平等婚姻一方的军人,在其没有“重大错误”的前提下,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就必须以军人的同意与否决定判决的走向,而不是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来判断是否感情确已破裂来作判决。也就是说,军人如没有 “重大过错”所列示的具体情况,只要其不同意,法院就不能判决离婚。而在现实生活中,除了法律所列举的重大过错外,还有很多可能导致感情破裂的原因,但法官无法行使在普通离婚案件中可以行使的自由裁量权,只能遵从军人的意思。这实质是通过实体法对程序作出了修改,这显然有违立法的规则。

平等,既是一项宪法权利,又是一项宪法原则。我国各项法律都必须遵从此原则。在民事诉讼中,平等原则更是不言而喻。我国《民事诉讼法》第8条明确规定:“民事诉讼当事人有平等的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保障和便利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

但是从我国婚姻法对于军婚的立法上看,过度保护军人,限制其配偶权利,并在程序上为现役军人的配偶通过诉讼离婚设置障碍,有违平等性。

2.对军婚特殊保护引发公、私法的冲突

婚姻法是典型的私法,而私法的最大特征就是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为了保护一方权益而消减另一方合法利益,并不符合法理精神。用私权力弥补公权力之不足,更是值得深思。

军人纵然由于履行特殊的职责而使自己比普通公民付出更多,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军人应该比普通公民享有更多的权利。但这些权利不应该以损害其配偶的合法权利为代价。现行《婚姻法》中“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的条款,本身就有以牺牲军人配偶的私权,来弥补公权给予军人优待的不足之嫌,即便增加了“但书”,内涵却非常有限,所谓的“重大过错”在现行离婚案中作为理由的少之又少。

从权利义务来说,军人的职责是保卫国家安全、维护社会稳定,与其相对应的就是全体公民享有的国防安全与社会稳定的权利,那么就应当由整个社会承担起对等义务。而不应以损害其配偶在婚姻法中的私权,来弥补法律公权力方面的不足。

此外,军人确是在履行特殊义务,但其配偶担负了教育子女、照顾老人等家庭中更多的责任,是否也应当比普通公民享有更多的权利呢?但只因其配偶身份是军人,其权益反而要被牺牲。现实生活中,婚姻关系不和谐因素有很多。如果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勉强维持婚姻实质上没有意义。法律从私法上对军婚的特殊制度保护,以公权力介入私权利,造成双方在私权上权利义务的失衡。

我想,立此法条的出发点本来是以军人婚姻之稳定来免除军人的后顾之忧,但顾此而失彼,混淆公私法界限,有待于进一步考究。

3.对军婚的特殊保护违反婚姻自由原则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这就决定了它的法律位阶高于普通法律,具有最高法律权威和最高法律效力。同时,宪法也是制定普通法律的依据,普通法律的内容都必须符合宪法精神,与宪法相抵触的内容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第49条规定:“禁止破坏婚姻自由。”

婚姻自由我国婚姻制度的基本原则之一,其外延既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相比于《宪法》条文的规定,《婚姻法》第33条军婚特别保护条款无疑构成对基本原则及上位法的冲突。

婚姻自由是社会婚姻家庭制度的基石,是我国宪法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也是婚姻法最基本的原则。婚姻从其本质上说,是夫妻双方的私事,是否离婚必须充分尊重当事人双方而非一方的意愿,即使是军婚,其在本质上仍然是民事法律关系中的一个种类,而民法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意思自治,所以军人的婚姻也应体现民法意义上的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和自由平等原则,否则就有悖于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亦违反宪法基本的人权要求。

四、对军婚保护的完善建议

我们可以肯定这个规定的出发点是想给予军婚特殊的保护,但是我认为这种保护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现役军人配偶的离婚自由权,有失偏颇。

(一)对《婚姻法》第三十三规定的评析

现在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军人的生活也有很大改进。对军人进行婚姻保护只是冰山一角。而且从实际效果来看,这条规定并没有真正起到保护军婚的作用。保护军婚的根本目的并不是在于保持婚姻的维系状态,而是促进婚姻的幸福程度。恩格斯说:“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勉强维持不再有爱情的婚姻,会给双方造成巨大的精神痛苦。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规定反而会对不利于军人的婚姻幸福。

军婚保护范围扩大到所有的现役军人,不考虑他们不同的工作岗位,不同的工作时间也是不合理的,违背了最初对军婚进行保护的宗旨和出发点。不仅对军人本身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而且损害了其配偶的离婚自由权,实在是得不偿失。此外,作为现役军人的配偶,他们所承担的责任比一般的夫或妻要重得多,要独自照顾整个家庭,还要忍受心灵上的孤单,如果再限制其离婚自由,实在是不合理。

(二)完善建议

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提出离婚,应按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进行审理。军人不同意离婚时,应教育原告珍惜与军人的夫妻关系,尽量调解和好或判决不准离婚。对夫妻感情已经破裂,经过做和好工作无效,确实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的,应通过军人所在部队团以上的政治机关,做好军人的思想工作,准予离婚。”

我认为将现行婚姻法第三十三条与之相结合,改为“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军人不同意离婚时,应教育其配偶珍惜与军人的夫妻关系,尽量调解和好。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经过做和好工作无效,确实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的,应通过军人所在部队团以上的政治机关,做好军人的思想工作,准予离婚。”这样在保护军人的同时也兼顾了其配偶的婚姻自由权。

此外,由现役军人所在单位的政治机关在军人结婚前对其准备结婚的对象进行全方位考查,可以在在源头上保护军人的婚姻;加大对军人及其家属的物质奖励、补贴,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军婚的稳定。

我相信,在现役军人所在单位、现役军人配偶、现役军人及其他相关部门的配合下,一定可以达到保护军人的同时也兼顾其配偶的合法权利,做到真正的保护军婚,军人的婚姻才会越来越幸福!

参考文献:

[1] 法律出版社法规中心 《婚姻家庭注释版法规专辑》 法律出版社 2011.9

[2] 荀恒栋.军婚特别规定新解[M].北京解放出版社,2003,2-9.

[3] 马忆南.婚姻家庭继承法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22-26.

[4] 张建田.保护军婚是我国的一项法律制度——对婚姻法修正草案第33条的立法回顾与思考[N].解放日报,20019-20,第三版.

[5] 秦前红《宪法原则论》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2.1

责任编辑:裴晶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