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基层法庭民事审判活动中 遇到的问题剖析

发布时间:2015-10-14 15:03:51


在我国的审判活动中,处于司法活动最前沿的是基层法院,基层法院承也担着绝大部分的一审案件的审判工作,在各类案件的审判活动中,民事案件能够化解纠纷,解决矛盾,对构建和谐社会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在具体的工作中,也能遇到了诸多的法律适用难题和法律制度的缺陷造成的空白,制约了基层法院审判职能的发挥,所以,很多的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重视。

一、送达难问题突出。送达是审理民事案件的必要的程序,对基层法庭的审判效率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的规定,应将诉讼文书直接送达当事人,送达有困难的可以采取留置送达、委托送达、邮寄送达、传真电子邮件等方式送达。从这些来看,送达的方式比较全面,但是还是不够灵活,程序过于苛刻,所以,造成了送达难的问题。首先,从直接送达方式来看,对于有一些买卖合同的案件,当事人经常是外出经商,居无定所,或者是当事人的地址发生了变化,有的也躲避送达,不配合审判工作,这些问题都造成了送达难。直接送达中规定了只能向由其同住成年家属、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签收,对于有能力识别的共同居住人或者雇佣人员则不在签收人之列,所以,在实际的送达过程中,需要多次反复送达,有的则无法送达,给审判活动造成了很多麻烦;其次,从留置送达来看,《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规定,受送达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可以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由见证人签字,或者直接将文书留在送达地点,采取拍照录像等方式。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基层法院案件当事人的大多数是农民,他们的基层组织难以确定,且是否到场见证,就是看基层组织是否自觉,对于不愿意配合的,法庭也无能为力;再次,从委托送达来看,对有些案件需要委托外地法院送达的,送达也是往往敷衍,明明很快就可以送达,却说当时找不到,拖延时间,送达周期过长,影响了办案效率;从公告送达来看,周期太长,延长了审限,且增加了当事人的费用,另外,也不利于操作,虽然在报纸上刊登公告,但在真正开庭时能到庭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也是少之又少。

在本庭的案件送达工作中,遇到了这样一个案子,原告齐小丽与被告王永辉系合法夫妻,后因感情破裂,经本院调解离婚,离婚中约定婚生女由原告抚养,抚养费自理,后因原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婚生女身患疾病,花费较大,原告起诉要求变更抚养关系,此案件本庭人员接收后,在向被告送达的过程中,多次向王永辉的家中送达,王永辉均不在家,通过询问村干部,村干部也对王永辉的下落不清楚,在送达过程中遇到了众多的难题,王永辉下落不明,家中无人配合,其母亲也对此事置之不理,至今案件仍未送达,送达的审理期限已经在占用审理期限五个月,现审理期已经不足一个月,对此案件送达情况,明显不适用留置送达及委托送达。

二、基层法院直接面对的社会底层的老百姓,纠纷多,矛盾大。虽说现在农民的法律意识观念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他们还是很难理解什么是举证期限、什么是举证责任等问题,在参加诉讼时,他们经常是两手空空就来了,在举证期限内也未提交证据,认为只要有理,什么时候说都行,比如说一些赡养案件,此类案件的当事人均为老年人,他们更是不懂这些法律术语,也请不起诉讼代理人,只能自己说自己的理。如果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来审理,很多时候就查不清事实,无法区分当事人的责任,也就有很多案情基本一致,因为当事人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法律后果,导致了当事人对审判人员的工作不满和误解,觉得法院不公正,故而信访量增大,申诉不止。

例如,齐小华案件就是个例子,2008年本院受理蠡县曲堤农村信用社与被告齐小华不当得利纠纷一案,经审理查明,2006610日被告齐小华以存单丢失为由,将户名为韩娜(齐小华之女)的存款金额为7000元的活期存款储蓄单申请挂失止付,同年622日,被告齐小华将该7000元及11.98元支取,对于此事实,原告提交了有被告亲笔签名纳印的现金付出凭证,而被告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未向法院提交相关证据,齐小华对凭证上的签名及手印予以否认,后法院对签名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肯定了凭证上的签名是齐小华所签,故而判决齐小华返还支取的现金,判决作出后,齐小华对判决不服,上诉,申诉,上访,正是因为齐小华没有拿出证据来反驳原告的观点,导致案件败诉。

三、在审判队伍方面,基层法院的案件多,办案人员少的矛盾已经很突出,且大多设置简陋,工资待遇不高,人才流失的现象也日趋严重;并且,审判人员的人格和尊严也时常受到无端的侮辱,对此确也无能为力;现在审判  人员的压力大、风险大,待遇不高,导致一些人员不愿意从事审判工作。

责任编辑:裴晶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