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诉法中当事人和解公诉案件诉讼程序

  发布时间:2015-11-12 15:40:28


 

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于2012年3月14日公布,并于201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是1996年修订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的首次修改,而且是一次“大修”,修改条文逾百条,在证据制度、辩护制度、强制措施、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程序等方面都有重要的完善。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更好的适应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充分彰显了我国民主法治建设的巨大成就,妥善解决了司法实践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些现实问题,对于更加有效地惩罚犯罪、更加有力地保障人权、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影响。

一、当事人和解诉讼程序在法条中的所处位置

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在审判、执行程序后增加了几项特别程序,作为单独的一编。主要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诉讼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以及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今天我主要就其中的第二章“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诉讼程序”作以简单的阐述。

这一章涉及法律条文是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百七十八条及第二百七十九。第二百七十七条的内容是“下列公诉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通过向被害人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方式获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自愿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和解:(一)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二)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不适用本章规定的程序。”当事人和解的应有之义也包含在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百七十八条“双方当事人和解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当事人和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对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并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第二百八十九条“对于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公安机关可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做出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二、当事人和解的适用范围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即“人民法院对自诉案件,可以进行调解;自诉人在宣告判决前,可以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自诉。”因此自诉案件不适用本章的规定。修正后刑事诉讼法对当事人和解适用的案件范围做出了合理的限定,原则上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危害严重的公诉案件不宜适用公诉案件和解程序。

首先,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也就是侵犯财产权利和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情形。由于该类犯罪侵害的主要是个体法益而非国家或者社会公共利益,通过当事人之间达成和解而对被告人从宽处罚,既有助于妥善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纠纷,促进和谐,也不至于对国家刑罚权的运作产生不良影响。“民间纠纷”,根据相关规定,一般是指公民之间有关人身、财产权益和其他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二十三条在提到“民间纠纷”时对其范围做出了提示性的规定,即“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因此,对于实践中常见的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等民间矛盾而引发的纠纷,都可以被视为民间纠纷。

其次,对于除渎职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的过失犯罪案件。由于该类过失犯罪案件行为人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同时该类犯罪与其他故意犯罪相比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和对抗较小,通过当事人之间达成和解而对被告人从宽处罚,有助于教育感化和挽救被告人,也容易得到社会的认可,进而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对立面。在司法实践中,大量符合该条件的交通肇事案件都是通过当事人和解的方式处理的。

第三,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修正后刑事诉讼法规定不适用当事人和解程序。由于上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过故意犯罪前科,说明其人身危险性较大,应当考虑从严处理。此处说的“曾经故意犯罪”既包括公安司法机关依法认定的故意犯罪,也包括在案件处理过程中新发现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实施的故意犯罪行为。如果该故意犯罪行为在达成和解协议之前未被发现,但在和解协议达成后公安司法机关作出相应的处理前被发现的,应当认定该和解协议无效,并依法对案件作出处理。如果该故意犯罪行为是在达成和解协议并据此对案件作出生效处理之后被发现的,在被害人已经获得赔偿的情况下,从维护被害人合法权益的方面考虑,可以认定该和解协议有效。对于后一种情况,检察机关事先基于当事人和解而决定不起诉,此后因情况变化而决定重新提起公诉后,可以将当事人和解作为该罪从宽处罚的量刑情节考虑。

三、当事人和解的适用条件

第一,有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的认定。所谓真诚悔罪,显然要以自愿认罪为前提。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非自愿认罪,而是在其他因素的影响下为了获得从宽处理而被迫与被害人和解,由于不符合当事人和解程序的内在要求且案件隐含司法错误的风险,因此公安司法机关对该类和解应当不予认可。同时,对于真诚悔罪的认定,既可以是当事人口头的表示,也可以体现为书面悔过书的形式。

第二,有关“获得被害人谅解的方式”的认定。修正后刑事诉讼法规定了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方式,在司法实践中,为了获得被害人谅解,既可以采用赔偿损失的方式,又可以采用赔礼道歉的方式,还可以同时采用两种方式,也可以采用其他方式,比如为被害人提供特定的辅助、帮助抚养被害人家属乃至作义工、进行社区劳动等合法方式,都可以被视为获得被害人谅解的方式。

第三,有关“获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自愿和解”的认定。通常情况下,谅解的主体是指被害人自己。但在被害人死亡的情况下(如过失致人被害人死亡的情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与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进行和解。如果被害人系未成年人、限制行为能力人或无行为能力人的,可以由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代为和解。如果有权代为和解的诸多人员之间(例如被害人父母之间或者被害人父母与配偶之间)对于是否接受和解意见不一致,经协商后最终仍然有人反对接受和解的,公安司法机关对个别人员私自代表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达成的和解应当不予认可。

四、当事人和解的性质及要素

(一)当事人和解具有私人性。在探讨当事人和解这一概念之前,首先必须明确,当事人和解究竟是国家和被追诉人之间进行和解,还是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间进行的和解?传统上一般认为,公诉案件中的被告人和被害人对案件的实体处理结果都没有处分权,只能被动的接受刑事诉讼的结果。不过,随着刑事诉讼的现代化进程,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地位不断提升,与此同时,基于现阶段构建和谐社会背景下对社会矛盾化解的重视,主要涉及私人之间矛盾纠纷的案件,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开始对案件的实体处理结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但基于国家司法权依法、正当行使的考虑,现阶段我国法律不允许国家和被追诉人之间进行和解。

(二)当事人和解与私了的区别。当事人和解作为私人之间的和解与所谓的“私了”也有着本质的差异。“私了”是在公力救济的体系之外独立开展的私力救济,由于其不是在法治的轨道内进行,因此缺乏正当性和合法性。相比之下,当事人和解需要经过公安司法机关的审查和确认,是我国基于化解矛盾纠纷、关注被害人需要、平衡当事人利益诉求等方面的考虑而设立的特殊法律程序,该程序的整个运作过程都是在法律的规范下进行的。

(三)当事人和解与附带民事诉讼的差异。当事人和解与附带民事诉讼调解在功能上具有一定的趋同性,两者都有助于促使双方当事人化解主要矛盾,促进案件积极的案结事了,有助于确保被害人获得相应的损害赔偿。但两者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1.从性质和程序上讲,附带民事诉讼是被害人针对犯罪行为导致的物质损失单独提起的诉讼,本质上是一种民事诉讼,相比之下,当事人和解是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私人之间的和解,并非一种诉讼形式,当事人和解可以在侦查、起诉、审判的任一阶段达成。

2.从方式和范围上看,附带民事诉讼主要涉及损失赔偿问题,可以进行调解,并根据物质损失的情况作出裁决。当事人和解则是双方当事人合意的产物,公安司法机关一般并不主动介入,同时其解决的并非单纯的损害赔偿问题。

3.从效果上看,当事人和解可以在侦查、起诉、审判的任一阶段达成,还具有终结诉讼程序的功能,对于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检察机关可以做出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处罚。附带民事诉讼通常是在审判阶段提起,且不具有终结诉讼的功能,两者之间也有着一定的联系:当事人和解与附带民事诉讼调解作为两种行之有效的纠纷解决方式,具有各自独特的适用范围是并行不悖的。当事人可以在侦查、起诉和审判等阶段达成和解,对于在侦查、起诉阶段达成和解的案件,被害人通常不会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此种情况下当事人和解实际上排除了附带民事诉讼的适用。但在共同犯罪中被害人对未达成和解协议的被告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如果当事人在审判阶段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后,又与对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当事人可以选择撤回附带民事诉讼,也可以选择在和解协议中一并解决附带民事赔偿问题。

责任编辑:裴晶晶    

文章出处:安国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