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于《婚姻法解释(二)》中彩礼返还条款的理解与适用

  发布时间:2011-05-19 09:48:09


 

《婚姻法解释(二)》第10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二)、     (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在现实生活中自古沿袭下来的婚前过彩礼的习俗在农村中仍普遍存在,且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彩礼的数额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而互相攀比的结果致使许多农民家庭为过彩礼而负债累累。每当婚姻关系无法维系时,彩礼问题就成为了当事人双方争执的焦点。彩礼给付方即男方要求返还彩礼,而彩礼的接受方女方则拒绝返还。那么这约定成俗的彩礼应不应该返还呢?这还得从彩礼的性质进行研究。彩礼源于古代婚姻制度中的“纳彩”之礼,即男方给付女方一定数额的金钱,而女方则用之购置嫁妆。当代学者普遍认为彩礼的给付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附条件的赠与合同,即以男女双方是否缔结婚姻关系为条件。如双方结婚即条件具备,则彩礼无偿赠与给女方;如双方未结婚即条件未成就,则该赠与合同未形成,女方应返还彩礼。虽然少数学者对此持否定态度,但《婚姻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规定无疑是从司法的角度对这个问题作出了肯定的解释。

关于《婚姻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规定,单从字面意思理解,似乎很容易,其中第(一)、(二)项的内容大家可一目了然,对此规定的彩礼返还情形也无可厚非。关键是第(三)项的规定过于抽象,看似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困难。下面就上述三项内容逐一进行解析,以便在审判实践中更好的操作。

“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是彩礼返还的必然情形。依据多数学者所认为的彩礼问题应认定为属于以结婚为目的的附条件的法律行为的观点,彩礼即为附解除条件的赠与行为。这是指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赠与行为,在当事人所约定的条件不成就时仍保持其原有效力,此时赠与行为合法存在并有效;当条件成就时,其效力便消灭,此时赠与行为不再继续有效,要解除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在此种情形下,赠送彩礼的人无一不是想将来有一天,对方能够与自己正式结婚。如目的达到,则这种赠与行为就有效存在,彩礼归受赠人所有。一旦没有缔结婚姻关系,赠与行为则失去法律效力,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当然解除,赠与财产应恢复到初始状态,彩礼应当返还。在审判实践中,属于这种情形的主要有两种:一是双方缔结了婚约,并按当地风俗给付了彩礼,但未领取结婚证,亦未举行结婚仪式;第二种是过彩礼后即按当地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但未办理结婚登记。虽然二者都属于应当返还彩礼的法定情形,但处理起来时,还应区别对待。在综合当地民俗、民情的基础上,酌情确定相应的返还比例。

“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系彩礼返还的一种特殊情形,该种情形下,彩礼的返还必须以离婚为前提条件。因为在此种情形下,虽然办理了结婚登记,但双方并未真正在一起共同生活,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彩礼亦应返还。双方登记结婚,意味着合法的夫妻关系的形成,同时亦意味着夫妻双方权利义务的开始,即夫妻之间实质意义上真正的共同生活的开始。因为在广大农村往往更注重举办一些有地方特色的婚礼,更注重的是两个人真正走到一个家庭中,开始共同生活。但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举办结婚仪式的时间与登记结婚的时间要相隔很长。如在此期间,收受彩礼的一方要求离婚,势必损害彩礼给付方的利益,所以规定此种情形下返还彩礼势在必行。除此之外,在审判实践中亦经常遇到下列情形:当事人给付了彩礼、办理了结婚登记并举行了结婚仪式,但因种种原因双方未在一起共同生活的;或虽在一起共同生活但因双方性格各异很大,加之生活困难等原因,结婚时间不长即起诉离婚的;或双方结婚后因一方患有生理疾病,使双方徒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双方结婚时间不长,一方便据此起诉离婚的。在上述情形下,彩礼给付方由于给付彩礼,全家已债台高筑,生活陷于困境。若酌情返还彩礼,亦利于缓解矛盾,解决纠纷。

“婚前给付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系彩礼返还的另一种特殊情形。根据《婚姻法》的解释,对于彩礼问题是否返还,原则上要以双方是否缔结婚姻关系作为判断的标准。没有特殊规定的话,已经结婚的,彩礼将不予返还。而本条第(三)项所规定的因给付导致给付人一家生活困难的,就属于原则之外的例外,即虽然已经结婚,也应当返还。故此婚姻法解释对于这一点做了更为详细的标准,目的是要求对此应从严把握。

生活困难,有绝对困难和相对困难之分。所谓绝对困难,是实实在在的困难,是其生活靠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维持当地最基本的生活水平。所谓相对困难,可以是与给付彩礼之前相比,由于给付造成了前后相差比较悬殊,相对于原来的生活条件来说,变得困难了。而此司法解释的本意是第一种意见,即绝对困难进行规定的。因为根据附条件赠与合同的规定,双方已经缔结了婚姻关系,给付彩礼的目的已经实现,原则上所付彩礼对方已经无需返还。而以生活困难为参考因素,虽体现了法律及审判实践对生活确有困难一方的帮助,但却对接受彩礼一方提出了一个较高标准的要求,同时也对审判人员操作此类案件增加了难度。因此需要用一个客观标准,统一加以判断,不能无限度的让接受彩礼的一方作出让步。为此婚姻法解释对“生活困难”作出了具体规定:即所谓的生活困难是绝对的困难而非相对困难。即便如此在审判实践中审判人员对此操作起来仍有一定难度,而难点就是对“生活困难”的证据的审查与认定。也就是说对生活绝对困难的证据由哪个机构出具才具有法律上的证明力。因为在此类离婚案件中,给付彩礼的一方为达到让女方返还彩礼的目的,往往会提交一些自身生活困难的证明,诸如村委会证实其家庭条件现状贫困的证明材料、男方为过彩礼借债的证人证言等。对此类证据的效力如何认定,不仅关系到当事人的切身利益,而且与社会效果息息相关,如处理不当,可能使已有的矛盾激化。因此对此类证据既不能一概否定,也不能笼统采纳,应不同案件区别对待。笔者认为关于“生活绝对困难”应根据当地民政部门所确定的“低保户”并结合案件当事人所在地村委会的相关证明确定,同时还应考虑男女双方结婚时间的长短。如结婚时间较短,且当地村委会及相关的证明材料亦证实彩礼的给付方生活确实很困难,也应考虑适当返还。关于彩礼返还的比例因不同地区之间的经济差异,可有所不同,但同一法院内部各业务庭之间最好能统一比例,以体现裁判结果的公平性。当然对不同案件还应区别对待,审判人员可在规定比例的基础之上酌情行使自由裁量权。

在理解上述彩礼返还条件的同时,还应注意一点即返还彩礼的诉讼时效问题。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此项权利提出请求的具体时间如何限定?是适用一年的除斥期间,还是适用普通的诉讼时效?因除斥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等规定,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所以婚姻法解释对此未规定时间上的限制。这意味着对于此项权利的保护,适用普通的诉讼时效,即两年。而这两年的诉讼时效的起算应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侵害之日起计算,具体到本解释的三种情形,应从不同起点计算。如果当事人未缔结婚姻关系的,给付人应当及时履行自己的权利,向对方主张自己的权利。对方拒绝返还的,诉讼时效开始计算;如果当事人双方登记结婚的,自其解除婚姻关系之日起,给付人就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损害,诉讼时效开始计算。因此当事人起诉请求返还彩礼的,可以于离婚案件中一并提出,也可待婚姻关系解除后单独提起诉讼。因彩礼的返还系适用的是普通诉讼时效,所以根据法律的规定,当事人基于本条向法院起诉提出请求保护的,亦适用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等规定。

综上,彩礼返还问题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而且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社会问题。虽然对这个问题众说纷纭,但理解透彻婚姻法的相关解释,无疑将更有助于处理好彩礼纷争,化解社会矛盾。

 

 

责任编辑:胡香玉    

文章出处:安新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