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浅议虚假诉讼

  发布时间:2016-06-01 16:20:29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民依法维权意识的提高,诉讼日益成为公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和解决争议的重要手段。然而近几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利用法律的空白与漏洞,用虚构的事实与证据,利用合法诉讼形式谋取自己不正当的利益,这种诉讼就是虚假诉讼。虚假诉讼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审判秩序,造成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这种诉讼权利的滥用,背离了诉讼救济合法权益的初衷,使诉讼沦为达到非法目的的工具,严重破坏了司法公信力,损害了司法权威,阻碍了法治化进程,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基于此,加强对规制虚假诉讼行为的调研显得尤为重要。

一、虚假诉讼特征

据调查,在民间借贷纠纷,离婚案件一方当事人为被告的财产纠纷案件,保险合同纠纷,拆迁区划范围内的自然人作为诉讼主体的分家析产、继承、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等是虚假诉讼出现的高发案件,结合出现的一系列虚假诉讼案件,可以总结出虚假诉讼以下特征:

(一)表象的合法性

虚假诉讼之所以难以识别,是因为不论从其产生条件、诉讼构造、基本内容还是裁判结果,都与正常民事诉讼具有表象的一致性,换言之,虚假诉讼具有表象的合法性。

(二)当事人双方关系的特殊性

虚假诉讼是以实现非法利益为目的,要实现此目的,就需要各方面的密切配合,从证据的形成、立案、开庭、抗辩等进程都需要相互之间的配合来完成,因此虚假诉讼当事人之间关系密切,往往存在乡邻、亲属、朋友等特殊关系或者其他利益关系。这种特殊关系为双方串通进行虚假诉讼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导致查处难度大。

(三)抗辩性弱

虚假诉讼的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的抗辩往往表现出对抗性弱甚至不存在实质性对抗。大多当事人不会出庭只是委托诉讼代理人单独参加诉讼,假戏真做地辩论一番,且多为"自认"。

二、虚假诉讼出现的原因

(一)当事人的自由处分权与法院的被动审判权

我国民事活动中以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为主,而法院的审判权处于一种被动状态,民事诉讼的这种性质为虚假诉讼者提供了可乘之机。众所周知,民法属于私法,民事诉讼法中明文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即法律赋予当事人自由处分权。只要双方当事人形成合意,法律就应予以尊重。同时,法院民事审判权呈现被动性的特征也是导致虚假诉讼的重要原因。法院审理案件往往不主动介入、干预当事人的诉讼活动,诉讼中原、被告是对抗的双方,法院处于中立状态。当事人对自己的自认行为以及提出主张、抗辩以及放弃、承认、调解等行为,均具有自主性,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均不应否定。只要虚假诉讼双方当事人互相串通,虚构事实与证据,从表面上达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诉辩双方对事实和证据没有异议,法院就不大可能去审查双方证据和民事法律关系的真实性。正因为如此,虚假诉讼者往往能轻易得逞。

如今在基层法院中出现的财产损失保险责任纠纷案中,就明显体现出如上特征。虚假诉讼当事人在赔偿原告损失后,想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得保险公司的补偿,于是在隐瞒原告的情况下,为原告聘请代理人提起民事诉讼,告自己以及保险公司,奈何其精心设下的骗局终究还是露出了破绽,在审理过程中,法院看出端倪最终识破他们的阴谋。

(二)社会诚信缺失

社会诚信的缺失是虚假诉讼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诚实信用原则在诉讼中应包括当事人与法官之间、当事人与当事人之间的诚实信用。不仅法官在诉讼中要给予当事人应有的诉讼主体地位,同时当事人之间也应当讲究诚实信用,不得使用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不正当手段钻法律的空子获得不正当的利益。而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良好的诚信体系,部分公民的价值观、利益观发生严重的扭曲,虚假诉讼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迎合了这种心理需求,导致虚假诉讼逐年增多。

(三)部分法官的素质不够高

虚假诉讼能否得逞有赖于法院的司法权,也就是说如果法官不能准确的识别虚假诉讼的本质,将导致虚假诉讼者的非法利益通过“正当途径”得到实现,最终破坏的不仅仅是对方当事人的利益,更是对整个诉讼环境的破坏。因而法官素质的高低与虚假诉讼的多少直接关联,法官素质越高就越能遏制虚假诉讼的发生,反之则越多。当前我国部分法官的素质还不够高,法官经验不足,责任心不强,当他们遇到虚假诉讼案件时,对案件涉及的相关证据审查不够细致,应予调查的事实不予调查,从而导致当事人的虚假诉讼行为的得逞,所以,每个法院都应当不断加强对法官的培训,提高他们的整体素质。

当然,还有很多因素导致虚假诉讼行为的出现,比如案多人少的基层法院的识别过滤不足,违法成本过低,造假简单便利等等,都是虚假诉讼出现的原因,多方面的分析这些原因才会对症下药,彻底的防治虚假诉讼的出现。

三、虚假诉讼的防治

虚假诉讼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它不仅直接侵犯第三人的合法财产或权益,同时也有损于司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加强对虚假诉讼行为的打击力度,营造诚信的诉讼氛围,对于维护司法公信、树立司法权威具有重要意义。

(一)严格把控立案、审判、执行三个关口

在立案阶段,立案庭首先要加强对打击虚假诉讼的宣传,其次要在诉讼风险提示中增设诚信诉讼相关内容和要求,随案发放给当事人,同时还要认真甄别当事人的诉讼材料,发现虚假诉讼嫌疑的,应当向承办法官进行虚假诉讼风险提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对是否存在虚假诉讼进行审查,加大虚假诉讼的鉴别力度。最后要求当事人签署诚信诉讼保证书,严禁虚假陈述、滥用诉权、虚假诉讼等不诚信诉讼行为。

在审判阶段,每位法官要在收案后仔细审阅案件材料,初步了解本案及关联诉讼案件的相关情况。庭审中,应审查当事人的身份关系,认真听取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判断双方表述是否合理。举证质证环节,加大证据审查力度,必要时可采取隔离质证,对当事人进行分别询问,严格依照证据三性判断证据是否真实,是否应予采信。同时,细心留意、分析案件的每一个细节及当事人的神情、行为等,主动调查存在疑点的案件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而且还要注意,在虚假诉讼中以调解结案居多,法官不能因当事人双方同意调解就忽视了案件事实方面存在的疑点。对于存疑案件,法官必须耐心地听取当事人的诉辩主张,认真审查证据的关联有无矛盾,并强化当事人本人出庭义务。同时,我们也可以提供办案的透明度,加大法律文书公开力度,使虚假诉讼置于人民群众监督之下,共同营造打击虚假诉讼的社会氛围。

在执行阶段。执行环节是防止虚假诉讼的最后关口,在执行过程中,执行人员应严格审查执行依据,对于案外人提出的执行异议应当高度重视,一旦发现虚假诉讼嫌疑,及时与审判法官沟通,同时采取以控制性手段为主的执行措施,暂缓执结案件,待审查结束后再作具体处置,最大限度地保障当事人及案外人的合法权益。

(二)提高法官素质,加强法官责任心。

虚假诉讼是对法律尊严、法官能力与智慧的极大挑衅,作为一名法官有责任、有义务去揭穿它的真面目。减少虚假诉讼行为,一方面应当加强对法官的教育,增强法官的责任意识;另一方面,加强法官的业务培训,不断提高业务素质,增强识破能力。。由于虚假诉讼的手段多样、形式隐蔽,对于年轻法官来说,识别相对来说比较困难,因此可以通过老法官与年轻法官交流经验、定期召开典型案例研讨、法官讲坛等形式总结虚假诉讼的识别技巧,从而增加法官的审批经验和技巧,强化法官防止虚假诉讼的意识,杜绝虚假诉讼的发生。要从维护法律的尊严、法官的形象的高度来审视虚假诉讼案件,必要时对查获虚假诉讼案的有功法官予以精神和物质奖励,以弘扬正气,激励进取。对与不法者里应外合,参与制造假案的法官要严惩不贷,坚决予以清除。

(三)在立法上完善对虚假诉讼的惩戒

虽然《刑法修正案(九)》第三百零七条新增虚假诉讼罪的相关规定,以及新民诉法明确了对虚假诉讼相关惩戒措施,但是可以看出我国对于虚假诉讼的惩戒在立法方面仍有较大的完善空间。例如,未规定虚假诉讼的民事侵权赔偿责任;还应不断健全防治虚假诉讼的法律制度和民事证据审查制度,对虚假诉讼的判断标准等问题制定可操作性的规范。

防治虚假诉讼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除加强诉讼过程中的防治外,还应建立健全打击虚假诉讼的联动机制,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司法行政部门密切配合,加强协作,同时,应提高虚假诉讼的违法成本,在法定范围内上浮罚款数额或拘留天数,构成犯罪的也应在法定刑范围内上浮判处年限。司法机关要借助新闻媒体加大对打击虚假诉讼的宣传力度,增强诚信诉讼意识,维护法律尊严,释放司法正能量。

责任编辑:裴晶晶    

文章出处:蠡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