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于调解 我们有话说

发布时间:2019-04-25 16:12:09


“这案子你愿意调解吗?”不管打没打过官司,这句法官“标准用语”,小伙伴们肯定听说过。为什么法官那么喜欢调解结案?除了“调解率”这个考评指标,调解结案究竟有没有价值?

快、快,小板凳坐起来,让我们听听曲阳法院的法官们是怎么说,怎么做的。

1

“我们是真的热爱调解,调解结案能起到真正的定纷止争功能”。

原告甄某诉与被告马某民间借贷纠纷案,甄某提交证据要求马某返还本金及利息等592000元。办案法官王法官认真审阅卷宗材料后,与被告马某电话沟通得知他目前在四川省居住生活,且对还款持消极态度。为了尽快顺利结案,王法官和主管院长张院长不辞辛苦,远赴四川找到被告马某,马某承认自己给甄某书写的借条,且确实借了原告的钱,但近期不能还款。两位法官认真地对马某讲解了如不偿还借款应承担的法律后果,马某感受到了法律的严肃,同意近期分两次偿还借款,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2

“调解可以让我们跳脱很多条框的束缚来办案,让不懂法的人更容易接受。”

调解优先是《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的法官办案原则,有时候一方当事人的主张不是那么“有理有据”时,我们可以在判决之前进行调解,但绝对不是违法办案。

原告张某与被告李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虽然诉讼标的额仅15千元,但承办该案的张法官深知群众利益无小事,庭前,张法官仔细查阅了该案卷宗,合议庭公开开庭,让双方当事人充分发表意见,并就原告张某因不了解法律提出的诉讼理由逐一进行了释明,之后经认真合议后,合议庭认为张某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但张法官考虑今年七十岁的原告张某,思想和行为颇为固执,对法律的理解和接受能力有限,如判决本案,并不能使之服判息诉甚至可能引发信访。于是张法官便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调解中,张法官首先针对张某在合伙中实际出资及诉讼中的不当行为,耐心地给其讲法释法,晓之以理,使其从内心明白其诉讼理由不能成立的原因;同时,又对李某动之以情,使李某主动补偿张某3000元,最终张某自愿撤回起诉,双方当事人终于握手言和。

3

“大多数情况下,调解是对当事人双方都有好处的。”

近日,燕赵法庭成功调解了一起李某诉张某婚约财产纠纷案件,男方李某与女方张某经人介绍于201710月同居生活,20192月份双方开始分居生活至今。李某称同居生活前通过俩媒人被告索要彩礼款17余万元,购置“三金”款1万元,这些花费导致原告家中十分困难,李某起诉张某返还索要彩礼款13万元。张某称只收到彩礼款13.8万元,且自己在与李某同居期间曾做流产手术,对身体健康产生严重影响,且至今还未恢复,再加上自己家里是贫困户,生活困难,只能返还8万元的彩礼款。该案两个媒人均证明张某收到的彩礼款为17万元。

自李某起诉之日起,李某的父亲经常到法庭就此事吵闹,鉴于双方矛盾较大,办理案件的谷法官充分考虑双方情况,积极与原告代理律师联系,通过多方的沟通和调解,最终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4

“当事人从心理上更容易拿到钱,或愿意将钱付出去。”

张某依法从事柴油运输业务,乔某经营一家名为“新世纪”的加油站。2005年张某给乔某运送了一部分柴油,但其一直没有给张某结算油款,后经张某索要,乔某于200549日向原告出具了欠条,但乔某一直没有偿还,经张某多次催要,其一直推诿拒绝还款。2019228日张某将乔某告上了法庭。418日开庭审理当天,被告乔某称二人是朋友关系,确实有生意往来,也承认本案欠款事实,只是这两年做生意赔了,可以通过法庭调解本案。

赵法官当庭对双方展开耐心的调解,后双方达成一致调解意见:被告乔某分两期偿还原告张某欠款,如不能按期足额偿还欠款,原告张某可就全部剩余欠款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双方都感到这比收到判决更靠谱。

5

“调解让熟人之间尤其是亲人、乡邻恢复往日情分”

近期,曲阳县人民法院民庭审结一起确认合同无效纠纷

案件。基本案情:原告与被告刘某某系亲兄弟。被告刘某某单身,是村里的五保户,原告一直负责照顾被告刘某某。20176月份,被告刘某某与其他被告签订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将位于北台乡土岭村的承包地2块面积0.81亩转租给其他被告。原告称案涉地块有自己的份额,请求确认各被告之间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无效。

这起民事纠纷看起来案情简单,却牵扯多方利益,处理

不好将会引发各方面矛盾,尤其是涉及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

地,法官更要慎重裁判。开庭后,办案法官并没有急于出判决,而是花数几个小时深入到田间地头,去查看土地现状,到原、被告家中挨个反复做思想工作,释法明理的同时分析利害关系,消除当事人对立情绪,化解乡亲邻里的矛盾,更重要的消除了亲兄弟之间的隔阂,最终原告申请撤诉。

6

好了,列举了上面那么多案例,也许你仍是一个固执而慎重的人,那法官再告诉你几句话。

1)在调解开始前,只要双方中的任何一方不同意调解,法官都不能强行调解。

2)在调解过程中,任何一方不愿意继续调解,可以随时提出,法官都应当终止调解程序,回到法律框架来继续审判。

3)在结束调解后,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在调解时曾承认的事实、曾同意作出的让步,都不再算数!即法官不能把这些用到案件审理中,还是要回到正常的证据和法律规定内来判案。

读到这里,想必聪明的小伙伴都会知道:当下一次你的承办法官再提出案件调解请求时,其实你不妨优雅地坐下来,嘴角一笑,说道“好的,让我们来具体地谈谈这个问题吧。”

责任编辑:马雪婷    

文章出处:曲阳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