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走吧,咱们去小公园遛弯去 ——“我的扶贫故事”

  发布时间:2020-09-03 15:22:16



   “走吧,咱们去小公园遛弯去”。我母亲一边收拾小外甥的水杯一边对着正在骑儿童车的小外甥说。

   “小公园?咱们山沟子里哪里来的小公园?“我停下手里的活计问我母亲。

   走吧,一起去村口看看你就知道啦!”母亲开心的笑着对我说,然后一把抱起小外甥就出门了,我连忙穿上趿拉板儿跟了上去。

    到了村口,矗立着一块大石头,镌刻着“南唐梅村”几个大字。原来防洪大坝跟前的臭水沟已经变成了石头砌的宽阔大沟了,很干净,往日堆满的生活垃圾已经不见了踪迹。我还没等仔细看石头上面镌刻的小字就赶紧去追跑远了的小外甥。

    到了小公园里面,真的,让我特别惊奇。小广场、健身器材、凉亭、走廊、娇红的鸡冠子花、荆子菊、格桑花开的十分鲜艳,最主要的是养护的很好,让我恍惚感觉置身在北京的某个公园中。

    我叫陈芳刚,土生生长的南唐梅村人,自从2004年在曲阳县开始上高中开始,平均每年回村子的时间不足两个月,哪怕寒暑假也在家憋着复习功课,2007年在北京上大学之后,回村子的天数更加少了,仔细算算每年平均18-20天。偶尔回家跟着母亲来村口赶集,也是乱哄哄的,那会儿还在想:啥时候我的父老乡亲们才能摆脱贫穷,过上舒坦的日子哟!

    可是,突然之间,臭水沟变成了优美的小公园,旁边一个独立的院子,挂着南唐梅村委会的牌子,我的天,村里啥时候有村委会办公室啦?眼前的美景和记忆中的脏乱差形成了强烈的碰撞,于是不禁要问:这个小公园哪里来的?村委会啥时候来的呀?

    反正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驻村扶贫工作队给建的“母亲说。“你看那个大个子,就他们扶贫工作队建的”。我随着母亲指的方向看过去,凉亭那边的确有一个大个子在跟村里的老头儿们聊天呢。

    原来,“大个子”就是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驻我们村扶贫工作队的驻村书记——王伟。我溜达着趁过去,跟王书记打个招呼,热情的王书记看面孔陌生问我是哪个村过来玩的?哈哈,我说我就是这个村的,在北京上班很少回来,头次来小公园,看到村里有这么漂亮的小公园太吃惊了,想一千想一万也想不到村里竟然有这么个地儿。

    王书记说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小公园,说完往前走着,我连忙在后面跟着。这时候我这个本村人倒是显得是外乡人了。这片健身器材等广场比较大,连着戏台,庙会唱戏呀、跳个广场舞啊都有地儿了。这个红砖大小广场你看看像不像个葫芦,我仔细看的确是个葫芦形状的。这个葫芦广场来源于咱们村的葫芦山……王书记一路上都是咱们村咱们村的讲,让我特别感动。

    咱们村依靠山谷而建,没有正南正北的房子,于是我们在这里建了一个正南正北的亭子,取名叫“正向亭”,希望咱们村能有规矩、有方向,能稳稳正正的发展起来。再往前走,在两条水沟交汇处还有一个景观亭,王书记指着河水里那些休憩的白色大鸟说,那是白鹭,这两年村里生态环境好了,飞来的白鹭越来越多,所以这个亭子叫观鹭亭。这两条河是我们新修的泄洪渠,也起好名字了,叫鹭缘河……

    王书记滔滔不绝的给我这个“外乡人”介绍着小公园的一草一木。我看着王书记的背影挺拔板正,和去年国庆阅兵的兵哥哥身影极为相似,于是问了一句“王书记您是军人吗?”王书记说以前是三军仪仗队的。

    那天,王书记跟我讲了很多,他讲的“三个员”让我特别感动。后勤员、协调员、服务员。做好服务村里群众的工作,做好基层政务的协调工作,做好村里产业发展的后勤保障工作。我们边走边聊,村民见了王书记都热情的叫一句“王书记”,小孩子也会热情的喊一句“王爷爷”。这次跟我母亲来遛弯带来的震惊真的是一波又一波。公园里这儿一群、那一波的村民坐着拉着家常,小孩子在排着队玩着滑梯,原本毫无生机的山村焕发着新的活力。

    随着夜幕的降临,音乐响起来了,大姐大妈陆陆续续开始集合跳广场舞了。

    欢快的舞步,大妈们憨厚的笑容,原来,我们村里现在的情况比电视新闻里的新农村更好更美丽呀。短短的跟王书记聊了两个小时,也仅仅看到了小公园、泄洪渠、村委会。我想,王书记他们驻村工作队的工作肯定远远不止这些。但反过来想,给我们村建设了这么好的村委会,小公园、泄洪渠等等基础建设,其它工作肯定开展落实的更好了。

    王书记还有对南唐梅村扶贫工作结束之后更长远的设想,要发展乡村文化旅游,挖掘了村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招商来了民宿。敬畏于王书记这种脚踏实地苦干的精神,敬佩王书记胸中有沟壑,心中有热血,脑中有思路的军人、党员。

    哎,用句网络热语来表达我的感受:肯定是南唐梅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遇到了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遇到了王书记。

责任编辑:申 丹    

 

 

关闭窗口